律師可以調查證券持股信息

最高人民法院在一份公開答復中肯定了律師調查令的作用,稱這一制度不僅可以調動律師取證的積極性,為法官裁判和執行提供更多更可靠的證據,有利于形成更為公正及符合客觀事實的判決結果,從而提高司法公信力,也可以督促律師提高執業水準,不再以取證難推卸責任。

 

在2016年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貴州省政協副秘書長黃惠玲建議完善并推行“律師訴訟調查令”制度,她提到司法實踐中仍存在調查令缺乏統一的制式,以及申領、頒發調查令尚無標準流程的現象,也提到相關單位或被調查單位及個人不認同、不配合的情形。因此她建議司法部門盡快出臺相關規定,讓制度的執行“有章可循”。

最高法院在關于完善并推行“律師訴訟調查令”制度的建議的答復中承認調查令制度在實踐中面臨著一些問題,例如,調查令權威性不足,持令調查依然得不到配合,調查令被濫用等情形。

最高法院指出,出現上述問題的原因是調查令制度缺乏立法支持,不能“名正言順”地作為一項法律制度推行。律師調查令制度屬于訴訟制度的范疇,根據立法法的規定,應當由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立法規定,最高人民法院不能突破立法創設新的訴訟制度。為此,最高法院有關部門也多次建議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就律師調查令制度進行立法。

近年來,最高法院下發了多份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文件,其中都對律師權利特別是律師申請調取證據的權利方面作出了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