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犬撞傷老人 起訴獲賠十萬


原告劉老太稱,2016年9月8日11時左右,她推著輪椅買菜回來,走到小區單元樓下,突然兩只沒有系繩的牧羊犬狂吠著竄出來,其中一只蹭撞了她的腿,導致她因驚嚇和失重倒地,倒地后腰脊裂痛,她急忙呼叫求救,被告距始發地只有一米左右,卻狠心視而不見,不僅沒有上前攙扶,還帶著兩只狗揚長而去。后劉老太被熱心鄰居攙扶并報警,之后送至醫院診斷為T12椎體骨折并住院治療。

  劉老太認為自己在小區正常行走,被告呂先生兩只未系繩的牧羊犬蹭撞導致自己骨折住院,呂先生竟未對她采取任何救護措施。劉老太遂訴至法院,要求被告支付醫療50679.19元、護理費16200元、住院伙食補助費880元,營養費7200元、交通費1000元、傷殘賠償金28637.5元,共計117853.86元。

           不承擔賠償責任 老人自身存在過錯

  庭審中,被告呂先生辯稱,劉老太受傷與被告不存在直接因果關系。呂先生所飼養的狗不屬于大型犬,而且有正規手續,從視頻監控及原告自身描述判斷,并不是被告飼養的狗撞傷或撲咬導致原告受傷。對本事故的發生被告無過錯,原告也不能證明系被告飼養的動物直接撞擊、撲咬或其他行為導致的原告受傷,因此原告受傷與被告無直接因果關系,原告應自身承擔相關損害責任。

  呂先生認為,劉老太受傷,其自身存在過錯。劉老太自身身體行動不便,曾經于2013年進行過外傷手術并且其自身有雙膝骨性關節炎病史,其自身出行在使用相關器械的情況下仍然不能順暢行動,出行應由專門人照顧、照料。劉老太在沒有任何監護人的情況下,擅自出外活動,并且其由于自身原因向后張望時站立不穩摔倒受傷,系其自身原因所致,與被告無關。綜上,被告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對于結果的發生原告自身存在過錯。

           存在直接因果關系 被告承擔侵權責任 

  昌平法院經審理認為,飼養的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被侵權人故意或重大過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擔或減輕責任。本案中,二只牧羊犬致劉老太受傷,呂先生作為牧羊犬的飼養者、管理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庭審中,呂先生稱劉老太本身有重度骨質疏松癥、上下肢動脈硬化等多種疾病,自己都可能摔倒,所以不認可牧羊犬行為與劉老太受傷之間的因果關系。法院認為,按照相關規定,攜犬出戶時,應當對犬束犬鏈,由成年人牽領,并避讓老年人、殘疾人、孕婦和兒童,本案中,事發時呂先生的二只牧羊犬并未拴系狗繩,牧羊犬的沖跑與劉老太摔倒有直接因果關系。且居民小區道路屬于公民居住生活區域較為封閉,劉老太雖身體行動不便,但是其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且輔助于器具可以完成行走,呂先生未提交證據證明劉老太對本次事故的發生存在過錯。被告呂先生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

  最終,法院判決被告呂先生支付原告劉老太醫療費、護理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營養費、殘疾賠償金等共計97573.86元。

  法官提示: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七十八條:飼養的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被侵權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擔或者減輕責任。

  法官提示廣大養寵物人士,當寵物在戶外活動時,應當采取足夠的安全措施以防止傷害他人。否則,動物飼養人需承擔侵權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