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萬買假字畫 起訴賣家獲支持

2014年7月4日,李先生經人介紹與張先生見面并至張先生家中。張先生向李先生出示數張書畫,李先生與其協商購買其中一張署名史國良題為《金秋》的國畫。雙方商定價格為72萬元。李先生共計向張先生支付了70萬元,并出具了欠條。欠條載明:今從張先生處購買史國良4尺整紙畫1張,價格72萬元整,已付70萬元,尚欠2萬元,稍后結算。張先生在上述國畫背面簽名,并將畫交給李先生。當晚,李先生通過朋友將其所購畫作照片發給史國良。次日,李先生得到回復該畫為贗品,隨即到張先生家,要求退畫退款。張先生未同意。此后李先生多次要求退款未果。2015年6月25日,李先生再次找到張先生要求退款,并報警。雙方在派出所簽署《派出所報警調解約定》,其上載明,2014年7月4日,張先生賣給李先生國畫一張(作者史國良),第二天李先生找到張先生稱該畫為假畫,要求退購畫款70萬元。張先生認為該畫為真,不同意退,雙方因此形成糾紛。雙方同意下星期一上午十點再到派出所接受調解處理等。2017年2月11日,李先生持該畫請史國良鑒別,史國良出具證明載明:此幅署名金秋的作品是仿制本人同名作品之偽作。后李先生起訴至法院,要求撤銷雙方形成的買賣合同關系,并要求張先生退還70萬元并支付利息。張先生主張其并未承諾該畫為史國良所畫,認為雙方買賣合同合法有效已經履行完畢,不同意李先生的全部訴訟請求。審理中,李先生主張購買前張先生向其介紹說該畫是通過朋友從史國良處取得,并保證是史國良所畫真品。張先生稱該畫其是從他人處購買,具體是誰記不清了;稱其并未對該畫進行詳細的介紹,沒有說該畫來源于史國良,亦沒有說該畫為史國良所畫。史國良出庭作證稱李先生所持畫作并非其所畫,并提供了其所作《金秋》的圖片。

  法院經審理認為,李先生向張先生支付價款,張先生將國畫《金秋》出售給李先生,雙方形成買賣合同關系。

  作為《金秋》真品的畫家,史國良對該作品真偽的鑒別具有權威性,故根據史國良的證人證言,可以認定張先生出售給李先生的畫作并非史國良真跡。張先生主張不確定該畫是否其出售給李先生的畫作,但該畫作背面有張先生簽名,其就該項主張亦未提供其他反證,故法院對其該項主張不予采信。

  李先生主張張先生向其出售該畫時聲明為史國良真跡,張先生對此不予認可。但張先生持有的李先生出具的欠條上載明“李先生從張先生處購買史國良4尺整紙畫1張”,雙方在派出所簽署的《派出所報警調解約定》亦有“張先生賣給李先生國畫一張(作者史國良)”、“李先生找到張先生稱該畫為假畫,要求退款,張先生認為該畫為真,不同意退”等表述,均足以證明張先生出售給李先生時作出了保真的表述,故對李先生的該項主張,法院予以采信。

  因張先生向李先生出售畫作時聲明為史國良真跡,但實際該畫并非史國良所作,故李先生對雙方買賣合同的貨物質量存在重大誤解。根據合同法第五十四條,因重大誤解訂立的合同,當事人一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因李先生在購買畫作次日得知撤銷事由,當日即向張先生主張要求退畫退款,故其行使撤銷權并未超過法律規定期間,法院對其要求撤銷雙方之間買賣合同的主張予以支持。合同被撤銷后,因該合同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因此所受到的損失。現李先生要求張先生退還70萬元,有事實及法律依據。張先生退還李先生購畫款后,李先生應當將所購畫作退還給張先生。張先生對其所出售畫作情況進行錯誤的陳述,對合同被撤銷具有過錯,李先生要求其賠償利息損失,有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予以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