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闖人宅被狗咬 該不該賠償

黃先生和顧先生都是浦東宣橋鎮人,但素不相識。 
顧先生住宣橋鎮張家橋村。這是一棟三層樓房,顧先生家住三樓,為了防盜,顧先生養了一條公狼狗。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顧先生做了這么幾件事情:一是給自家的狗辦了農村養犬登記證及上海市犬類狂犬病免疫證,二是在二樓到三樓的樓梯處安了一扇門,上面掛了一把鎖,門上寫著“內有狗、要咬人、不要進來”,警示語看起來比較醒目。 
據顧先生說,養狗幾年來,從未發生過狗咬人的意外。直到2015年4月1日,黃先生被他家的狗咬了。 
黃先生說,他那天是去顧先生家洽淡做廣告牌事宜。顧先生家的一樓和二樓都已出租,在租戶的指引下,黃先生走到二樓至三樓的樓梯口,推開門,邊叫房東邊往上走,結果在樓梯轉角處突然被一條狼狗咬傷。黃先生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顧先生賠償醫療費等3483.50元。 
顧先生說,他跟黃先生從不認識。自家樓下有自己的手機號碼,黃先生如果要洽談廣告事宜,完全可以撥打手機,等自己下樓接待。因此,黃先生被狗咬傷完全系其私自闖入導致,自己沒有過錯,因此不同意賠償。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黃先生被狗咬傷完全系其自身重大過錯所致,由此產生的損失應由他自行承擔,一審判決駁回了黃先生的全部訴訟請求。

【以案說法】 
問:黃先生被顧先生飼養的狼狗咬傷,法院對他請求賠償損失的訴請為何不予支持? 
答:第一,顧先生給他的狼狗辦理了相關登記,并取得了狂犬病免疫證,養狗行為符合有關規定,不具有違法性。 
       第二,顧先生養狗的三樓房間,純屬私人生活空間,并非公共場所或開放性區域,無需通過拴牢等方式控制狗的行動。從顧先生采取的措施來看,他已盡到安全風險提示義務以及阻止危險發生的義務,對黃先生受傷不具有過錯。黃先生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房內有狗,仍私自進入該危險區域,主觀上處于甘愿自己承擔風險的狀態。 
   第三,黃先生與顧先生素不相識,他在未經顧先生同意的情況下獨自進入其房屋,也未舉證證明他從事廣告行業,并確實存在準備與顧先生洽談廣告牌事宜的可能性,可見黃先生的行為明顯有違人際交往常理,屬于私闖民宅,具有過錯。 
因此法院對黃先生的訴求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