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餐飲酒后取車溺亡 法院:餐館停車場存安全隱患被判擔責25%

2013年11月初,小胡被上海一家電氣公司招錄,成為一名電焊工。入職一周后,公司舉行員工聚餐。當天下午一下班,小胡就騎著自己的電動車來到餐館,并在保安指引下,將車輛停放在距離餐館70米左右的公共河道邊的場地內。

聚餐過程中,小胡與同事都比較開心,相互敬了幾杯酒。可是聚餐結束后,小胡并沒有回到家中。第二天,小胡家人找尋發現,小胡已在餐館停車場邊的河道內死亡。報警后,公安機關確認系溺水死亡。

小胡父母認為小胡所在公司及餐館均應就此負責,故訴至法院,要求二者連帶賠償其損失等60余萬元。

【以案說法】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餐館作為經營者,具有保障就餐顧客人身安全的義務,但其提供的停車場所與公共河道相鄰,具有一定安全隱患,故餐館應對小胡酒后墜河溺水死亡的后果承擔賠償責任,具體比例酌定為25%。至于小胡所在公司,對小胡酒后死亡的后果并無故意或重大過失,要求其承擔賠償責任缺乏依據。故一審判決餐館賠償小胡父母17萬余元。

餐館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稱涉案河道不屬于其管理區域,受害人死亡系醉酒造成,餐館不應承擔責任。

上海一中院二審認為,餐館對涉案河道雖無管理職責,但其將停車場設于河道岸沿,當中僅有一條不寬的綠化帶相隔,且夜間視線昏暗,確有一定的安全隱患,餐館作為經營者應當預料到顧客有酒后取車等情況的發生。小胡的死亡雖系酒后墜河所致,但與餐館的停車場設置不當亦有一定的因果關系,原審法院據此確定餐館對小胡酒后墜河溺水死亡的后果承擔25%賠償責任并無不當。故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辭典】

《侵權責任法》第三十七條  賓館、商場、銀行、車站、娛樂場所等公共場所的管理人或者群眾性活動的組織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上海一中院 潘靜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