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女性相親獲刑8個月

小張2016年博士畢業,在北京某著名科技企業擔任工程師,收入不菲。但因為身高不高,忙于學業,一直沒有談戀愛。2017年,他在某婚戀網站上注冊了會員,5月22日認識了西安姑娘“李婷”。

  從頭像和發來的自拍照看,李婷相貌清秀,聲稱在華潤萬家超市工作。22日傍晚,以讓小張請吃外賣為由,小張向李婷支付了第一個紅包50.5元,而后以想吃冰淇淋為由,小張向李婷支付了第二個紅包300元。

  此時李婷告訴小張,小張對他的好讓她很感動,能不能給她發個520紅包,她想截圖到朋友圈炫耀,而后會給小張退錢,小張支付520元后未要退款。

  次日,小張突然被拉到名為“華潤行政一部交流群”的微信群內,李婷的同事以偷偷解鎖李婷手機為由,要求小張發紅包。

  小張發紅包后不久,李婷向小張借錢,稱因為同事偷拿自己手機向小張要紅包,兩人吵翻了,現在需要向同事還之前欠的錢,并發送了兩人吵架的聊天記錄。小張陸續通過支付寶,轉給收款人李某某3200元,替李婷還款,并應李婷要求,轉賬生活費888元。

  后李婷通過買手機、買車票來北京看小張等理由,陸續向小張索要紅包,7月22日至7月25日4天內,小張通過支付寶、微信陸續支付7463元。

  但是到了火車應該到達北京、也就是兩人相約見面的時候,小張沒有見到漂亮的李婷,只得到了一條李婷出車禍的消息。

  此時小張終于意識到,自己認識 “李婷”,可能不是一個美麗的邂逅,只是一個美麗的騙局。

      被揭穿后有恃無恐,炫耀業務高超,稱警察不管

  被騙后的小張并沒有惱羞成怒,而是為了證據,與騙子虛以委蛇;但隨著李婷同事、李婷病愈后相繼出場,卻再也沒有順利要到紅包,騙子和小張之間的窗戶紙終于被捅破。

  被揭穿的騙子并沒有祈求或者干脆拉黑小張,而是高調的和小張進行“業務討論”。李婷聲稱自己是女的,支付寶和微信都不是實名,而是購買的,“綁定的是男的名字”。微信綁定的卡也是別人的,自己有方法洗錢。自己“獵物太多,忙不過來”“微信幾十個同時用”,騙了很多人,而即使有人報警,“警察不管”。為了展示實力,向小張發送了數額為177484.98元的微信零錢截圖。

        報案當日立案,她其實是他,騙術高超仍系騙局套路

  6月17日20時,小張到自己所在地派出所報警,公安機關于當日立案。根據李婷的微信賬號及支付寶收款賬號,公安機關于7月初鎖定犯罪嫌疑人徐某。

  經過網上追逃,7月31日,在徐某老家派出所的幫助下,海淀公安在安徽省安慶市徐某的老家內將其抓獲。

  但最讓人警方驚訝的是,徐某不但不是聊天照片中的李婷,且不是女性,而是一個31歲的無業男子。

  庭審中,在公訴人和法官的訊問下,徐某交代了案件的全部細節,原來,不只是騙錢,連后續的炫耀,也是騙局的一個環節。

  徐某在百度貼吧上學會了這種詐騙手段,于是想試一下。微信號是用徐某的名字實名注冊的,綁定的銀行卡也是自己的卡;但照片是從網上下載的,收款的支付寶是自己老婆的賬號,同事是自己用另一個賬號假扮的。

  自己確實說過騙過很多人、報警沒人管這樣的話,但是“為了讓他不要報案”;自己騙過幾個人,但除了張某,其他人“都是用微信附近的人找我聊天,他們發給我一些紅包,有的幾毛錢,有的幾塊錢,總共也就幾十塊錢”;而那個展示自己實力的微信零錢截圖,是通過微商截圖軟件偽造的。

  經法官核對徐某的支付寶、微信、銀行卡相應明細,未找到截圖對應大額零錢余額或對應轉賬流水。另根據賬單顯示,確實存在其他千元不等紅包、轉賬流水,但因尚無其他人報案,該部分錢款不能證明來源和用途,未納入指控范圍。

  被判有期徒刑八個月,未當庭提起上訴。

  庭審前,被告人徐某家屬將涉案錢款7463元退交法院。

  被告人徐某的辯護人稱徐某系初犯,且已經退賠詐騙所得,認罪態度較好;控方則認為徐某不但虛構身份、假意戀愛騙取對方財物,而且被發現后傳播不予立案等不實言論,對被害人造成較大傷害,社會影響惡劣,應予懲處。

  海淀法院經審理后認為,被告人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虛構事實騙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最后,法院判處被告人徐某有期徒刑8個月,罰金1萬元。

  宣判后,徐某并未當庭提起上訴。

  法官提醒:

  庭后,主審法官表示,雖然在本案中,無法立案、詐騙多人、收入不菲等確系徐某編造,但目前通過假意戀愛、索要紅包等方式詐騙他人錢款的犯罪手法并不鮮見,且罪犯均為男子。

  在少數案件中,會出現罪犯供認作案多起,但因無人報案或雖已查找到匯款人但因匯款人嫌麻煩不愿作證,最終無法對其全部行為定罪處罰的情況。

  法官提示大家,一方面,提高網上戀愛交友的警惕性,不要因為小額紅包、借款而放松警惕;另一方面,一旦發現犯罪可能,及時搜集、固定證據并報警,不要輕易聽信犯罪分子或其他人士的不實勸阻。